2019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国际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交流
梅德韦杰夫亲信连遭清洗,普京视而不见在打什么算盘?
发布时间:2019-4-21

null

上个月末,一则消息让过去一年多以来颇显沉闷的俄罗斯政坛炸开了锅:属于梅德韦杰夫派系的一位前政府部长因涉嫌犯罪被捕。

去年五月刚刚卸任的前“开放政府事务部“部长米哈伊尔·阿贝佐夫在莫斯科被捕,检方提出的指控包括贪污40亿卢布公款、以权谋私及“有组织犯罪”,如果罪名成立,这位前政府部长将面临高达20年的监禁。

null

被捕的俄罗斯前开放政府事务部部长米哈伊尔·阿贝佐夫 / The Moscow Times

与之相伴的另一则传闻比事件本身更加劲爆:因为担心可能被捕,阿贝佐夫甫一卸任就出了国,长期住在意大利。这一次临时返回俄罗斯,原本是为了参加同样在去年5月卸任的前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的生日宴会。

阿贝佐夫被普遍认为是总理梅德韦杰夫的派系成员,而德沃尔科维奇更是梅德韦杰夫的左右手。

德沃尔科维奇方面事后多次否认了这一传闻,按照相关人士的说法,前副总理当时正代表俄罗斯象棋协会在圣马力诺访问,并且也在事发一周后的4月3日返回了俄罗斯。但在德沃尔科维奇一反常规,没有任何公开行程的情况下,这样的澄清无异于往已经沸沸扬扬的猜疑和传闻上又浇了一瓢滚油。

有媒体获得的细节称,阿贝佐夫在被捕时一度情绪崩溃至歇斯底里,大喊要给梅德韦杰夫打电话。3月27日下午,在第一批针对此事的分析和评论当中,也有媒体直截了当地将这句话挂上了标题:

null

政治学家谈阿贝佐夫案:”毫无疑问,这是对梅德韦杰夫的打击!“——针对总理的前下属的刑事案件发生的原因可能是为2024权力过渡做准备 / 网页截图

被关闭的“开放政府”

米哈伊尔·阿贝佐夫是俄罗斯唯一一位“开放政府事务协调部长”。

从九十年代起,阿贝佐夫长期担任能源国企管理层,顶头上司是曾主导俄罗斯“休克疗法”的阿纳托利·丘拜斯。2011年,在有关梅德韦杰夫是否将谋求竞选连任的疑云之下,阿贝佐夫自掏腰包为梅德韦杰夫组织了庞大的宣传活动。

梅德韦杰夫当然并未参加之后的竞选,但无论是投桃报李,还是以此为契机被发现了政治才能,此举都给阿贝佐夫带来了丰厚回报:2012年1月,梅德韦杰夫在自己总统任期的最后时间里将阿贝佐夫任命为“总统助理”,并在2012年5月的组阁方案中进一步提名他为“开放政府事务协调部长”。

null

2012年梅德韦杰夫第一届内阁成员,阿贝佐夫位于后排左一 / Wikipedia

这是一个新设职位,它没有具体的下辖部门,而更像是总理职能的一个分支角色。工作内容是推动梅德韦杰夫提出的“开放政府”计划——这个从西方政治学理论中嫁接而来的概念可以包括很多内容,比如政府信息公开,数字化办公,或组织民间专家意见并反馈给相关政府部门。

刚刚回归总统职务的普京对这一安排并未提出异议,尽管在当时没有人真正知道这个“开放政府部长”会做些什么。

谜底在六年后揭晓:“开放政府部长”并没做成什么。在职的六年里,阿贝佐夫唯一称得上成绩的项目是启动了俄罗斯公共请愿网站,然而从2013年到2016年,这个网站一共只通过了十三个请愿活动,最终落实为成文法案的则仅有两个。另一个曾成为重点目标的项目是推动国企高管公布个人收入,其结果是 “俄铁”、“俄气”、“俄油”三家最核心国企公开拒绝了这一要求。

null

阿贝佐夫推动成立的俄罗斯公共请愿网站 / 网站截图

2018年5月,在普京又一次连任当选后的组阁方案里,“开放政府”项目销声匿迹,对应的部长职位则因为缺乏存在的必要性而宣告撤销。

米哈伊尔·阿贝佐夫的政治生涯也因此划上了句号。

不无辜的牺牲品

在过去十年里,梅德韦杰夫一直被视作普京之外俄罗斯的另一极,相对于强硬、保守、民族主义色彩浓重的普京,梅德韦杰夫的形象定位是年轻、自由、西方化——在2012年普京回归以后全面调头的俄罗斯政界,“开放政府”项目成了梅德韦杰夫时代的最后一点余波。

对于俄罗斯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项目最终的失败并不值得惊讶——它就与以梅德韦杰夫名义做过的所有政治尝试一样,和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你不能期待一个封闭的国家拥有开放的政府”。

实际上,“开放政府”项目不仅与俄罗斯社会完全脱节,甚至也没有真正进入到俄罗斯政府的官僚体系当中去。但也没有人想到事情最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它唯一的代表人物阿贝佐夫很有可能将在狱中度过余生。

null

阿贝佐夫可能在狱中度过余生 / 网络

与他的绝大多数“梅党”同僚不同,阿贝佐夫并非政治上的自由派,也不是经济专家,事实上,你很难找到他有什么明确的政治观点或立场,也与各政治派系关联不大,更令人瞩目的反倒是他的惊人财富——自2012年入阁至2018年卸任,阿贝佐夫一直是公示出来的中央政府高层当中最富的那一个。

这或许算得上是某种俄罗斯特色:与财富同在的永远是丑闻。俄反对派领袖纳瓦里内很快曝光阿贝佐夫在海外仍有从未申报的巨额财产,以及数量不明的众多离岸公司;新西伯利亚地方国企指责阿贝佐夫在九十年代私有化过程中使用欺诈手段套现国有资产;俄主要私有银行之一阿尔法银行则指阿贝佐夫滥用职权,在其公司破产和债务清偿过程中存在大量欺诈和违规行为……

这一切都没有影响阿贝佐夫的部长生涯,但随着他的卸任,这些财富丑闻如今检方起诉书中获得了一些证实:从位于意大利海滨的豪宅,一直到通过虚抬价格将自己名下公司高价卖给国有企业。3月30日,梅德韦杰夫在沉默数天以后终于发声,对前下属被捕给出的评论是“对他从政之前在商界的活动我并不清楚,但既然触犯法律,刑事调查是必要的”。

当然,没有人真正相信这是一起单纯的经济犯罪案件,俄法检机关的目的显然也不是凸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有在阿贝佐夫卸任部长以后,这些很早之前就已经不是秘密的交易才成了调查对象。而直指德沃尔科维奇乃至梅德韦杰夫的种种暗示,也表明比起法律的公平性,调查员们更想通过这个案子显示的大约是“我们可以”。

阿贝佐夫是一个牺牲品,尽管他很有可能并不无辜。

没有人真正安全

在牺牲品的行列里,阿贝佐夫也不是第一个。

2016年10月,梅德韦杰夫政府财政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在“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长伊戈尔·谢钦的办公室里被捕,事后公布的检方指控称,当时乌柳卡耶夫是借私有化收购事宜在向谢钦索取高额贿赂。在俄罗斯,这句话的荒谬程度与宣称散打冠军惨遭路上的三岁孩子绑架没有太大差别。

null

2016年,梅德韦杰夫政府财政部长乌柳卡耶夫被捕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这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第一个在任上被捕的政府部长,也是力量本就薄弱的俄“体制内自由派”的主要成员之一。案发之初,梅德韦杰夫一度强烈反对,表示对案件“无法理解”。此后数次开庭,名义上的受害人兼逻辑上的第一证人伊戈尔·谢钦在法院三发传票的情况下依然拒不到庭,此事后来甚至惊动了普京亲自过问,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乌柳卡耶夫最终被以索贿罪名判刑八年。

稍早之前的2016年6月,基洛夫州州长尼基塔·别列赫以“收受贿赂”罪名遭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抓捕并起诉,案发过程与乌柳卡耶夫被捕时如出一辙:被现场截获的行贿者后来被证明实为FSB探员。别列赫自九十年代起一直是俄罗斯自由派政治阵营中的中坚力量,曾出任反对党“右派联盟”党魁。同样地,所有阻拦努力都告无效,2018年2月,别列赫同样获刑八年。

null

2016年,基洛夫州州长别列赫被捕,别列赫一直被认为是俄罗斯自由派中坚力量 /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这两起进程几乎平行的相似案件仍非孤例,别列赫案宣判后仅一个月,在普京的第四次总统大选刚刚结束之际,“苏玛”集团董事、富商玛戈梅多夫兄弟意外被捕,二人随后被以涉嫌贪污及组织犯罪团伙等罪名羁押。这很容易令人联想起抓捕“关系户”以逼迫相关官员辞职的官场潜规则——玛戈梅多夫兄弟与梅德韦杰夫一系私交甚笃。其中的哥哥、也是本案主要被告齐亚维金·玛戈梅多夫是德沃尔科维奇关系亲密的大学同学,截至目前,此案仍未正式开庭。

尽管在性质上各有不同,但它们之间仍存在重要的共通点——包括3月26日对阿贝佐夫的抓捕在内,所有这些案件的经办方只有一个:FSB辖下的经济犯罪侦查部门“K”。这个被认为全俄强力机构中油水最厚、也最神秘莫测的部门自2016年起的新负责人名叫伊万·特卡乔夫,是安全机构中所谓“谢钦特种部队”目前的领导人。

null

FSB,全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是以上所有案件的经办方 / Ukrainenews

过去二十年,俄政界派系倾轧从未停止,谢钦更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几乎每一起关键冲突都与这位名义上的国企老总有关。尽管二十年来争议一直不断,但事实上,谢钦在几乎所有冲突中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不少时候甚至不会顾及普京本人的脸面——从牺牲卢布汇率来填“俄油”资金缺口(2014年12月16日的卢布崩盘事件),到强行违规收购私有油企Bashneft(正是此事导致了财政部长乌柳卡耶夫的最终入狱)。

由于需要可靠人选来垄断国内资源并以此团结权贵阶层,以谢钦为代表的一批普京的“老朋友”们的特权地位在俄罗斯从不是秘密。也因此,除此之外的其他俄罗斯精英们唯有长期处于一种高度脆弱的地位:如果遭遇来自他们的攻击,不会有任何其他力量足以提供保护,而为攻击事件寻找法律或利益方面的原因经常又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真正安全,但如果你身在系统中与普京相对的那另外一端,那么当然,你遭到攻击的可能性会高得多。

比如梅德韦杰夫所余不多的阵营成员。

2024迷局

前不久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曾说,“你不能用常识来运转这个国家”。

在梅德韦杰夫的事情上尤其如此:俄罗斯总理如今在全部民调和投票中支持率稳定垫底,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力支持,无法保护任何一个亲近的人,甚至对于大多数观察者来说,他的政治生命早在2011年9月主动宣布弃选总统的那一刻就已经终结。第二次“二人转”的难度可能比普京本人连任还要大——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普京的选择。

null

下一次梅普二人转的难度不小 / The Moscow Times

2024年,普京将结束他宪法规定下的最后一个任期,届时他也将年过七旬。无论普京是否仍有修宪以继续连任下去的计划,“2024权力过渡”都是目前俄罗斯政界最敏感的话题,而梅德韦杰夫始终处于法律继承顺序的第一位。

2011-2013年,俄国内曾一度掀起过批评梅德韦杰夫政策的浪潮,后者四年总统任期内推行的几乎所有政策都在这一期间被取消,但这没有阻碍他继续担任“新”总统普京的政府总理。

2016-2018年,针对梅德韦杰夫的攻击再一次达到高峰,反对派领袖纳瓦里内组织的一系列抗议活动摧毁了梅德韦杰夫的民间声望。在政府内部,随着他的亲信在各个领域遭到边缘化,梅德韦杰夫也已经几乎没有团队可言,但它们都没有影响他在2018年5月第二次获得普京的总理任命。

同样的事情今天仍在发生:尽管“针对梅德韦杰夫”已成公认结论,但根据克里姆林宫新闻稿,在本次针对阿贝佐夫的抓捕实施之前“总统获得了提前通报”,很显然,普京对于抓捕至少并不反对。

null

梅德韦杰夫的人马被不断清除,但本人并没有受到牵连 / The Moscow Times

有一部分评论者相信,梅德韦杰夫的孤立状态以及衰弱地位正是普京的目的。梅德韦杰夫卸任总统以后的七年里,普京曾多次对他个人表示过信任和支持,但同样显而易见地,这种保护并不延及梅德韦杰夫身边的其他人,甚至也不包括梅德韦杰夫本人的外界形象和名誉。

这对于伺机已久的强力机构寡头们而言无异于某种特许:它意味着,只要不波及到总理本人,其他任何行动在目前都是可以被容忍,甚至被鼓励的。这些出身安全部门的前克格勃们所有的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政治野心,没有人真想与未来的继承人争夺总统位置——无论这个继承人是谁,他们想要的只是在尽可能扩张地盘的同时不断展示侵略性——也无论未来做总统的究竟是谁。

这可能正是普京对于后2024时代的俄罗斯的一种设想:一位弱势的、不属于任何政治派系的新领导人,或者至少是维持这样一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

但在俄罗斯,最难预测的事大约也正是一个人在做了总统之后将会做些什么——二十年前,叶利钦也是以极为相似的标准选中了普京的。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7467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