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综合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专题
独家起底“港独”罗冠聪:学渣+入狱=上耶鲁? | 风向
发布时间:2019-9-6

这周本来是香港学生的新学年开始,香港10所高校学生会却从9月2日开始举行“罢课行动”,严重阻碍其他学生的正常学业。

据港媒消息,9月2日下午2点许,部分黑衣人聚集在港中大附近大学站(地铁站),怂恿上课学生“跳闸”逃票,有人响应。

不过场面好像有点尴尬,罢课集会中,有所谓的“学生代表”上台发表演讲,一名男生“代表”在叫嚣“香港和台湾‘唇亡齿寒’”时,尴尬的一幕发生了:“齿亡……唇寒齿亡……齿寒……”一个简单的成语他磕磕绊绊地说了三次,都还没对。

(图源:港媒)

“傻仔去罢课,我先去上课。”

还记得那个煽动香港学生”九月罢课”的“港独”头目罗冠聪吗?他就要在美国开启他的耶鲁学习生活了!

9月2 日,身在美国的罗冠聪发推特称:“学生们在开学第一天抗议。这是他们的决心。”并配上香港学生罢课场景的图片,继续煽动罢课。

(图源:推特)

先来回顾下过去的两个多星期里,他都做了些什么。

8月14日,罗冠聪在Facebook上发文,回顾了自己以往从事的所谓“国际连结工作”,承诺在美国的一年会“继承美国国务卿、国会议员”的指导,继续“展开很多工作”。

帖子最后,罗冠聪还鼓动别人“8月18号‘民阵游行’,记得要参加!”甚至大言不惭、唯恐天下不乱,煽动香港人参与暴力游行。

8月14日,罗冠聪发文称,自己发帖时已经身在纽约,准备前往耶鲁大学进修。面对控诉自己“消失”的质疑,他辩称这是因为“12小时的时差”(图源:Facebook)

正当罗冠聪沉浸在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金蝉脱壳之计时,这一手骚操作,很快就被大家识破了。

网友们撕下了他丑恶的面具,揭穿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我去耶鲁,你进大牢,你在为我的学位而战。”

香港网友们对罗冠聪的群嘲(图源:Facebook)

8月20日,罗冠聪发推特称,近日收到多条死亡恐吓信息。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罗冠聪即将入读的,是让无数学子心向往之的世界顶尖学府——耶鲁大学。吊诡的是,罗冠聪不但不是学霸,还是个十足的大学渣……他是怎么做到的?

【成绩不够?“搞事来凑”】

中学时代,在参加完香港高级程度会考之后,罗冠聪的成绩很不如意,未能直接升读学士学位。无奈之下,他选读了岭南大学社区学院副学士课程,努力了一年之后才又被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录取。 从那之后,他加入学联,将自己的精力逐渐投入到“搞事”中去: 2014年6月,焚烧《一国两制白皮书》;7月,在遮打花园进行“占中预演”; 9月,到中大百万大道及添马公园主持学界大罢课;发起所谓“重夺”政府总部东翼前地广场行动,非法冲击警察防线,导致大规模骚乱事件。

2014年,百多名罢课学生冲进香港政府总部外广场

2015年,当选香港“学联”秘书长;2016年,创立“港独”组织“香港众志”。

同年,他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当选,以23岁之龄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后因其在就职时私自篡改宣誓词,趁机提出支持香港“独立”的主张,被取消议员资格。接着又因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被抓。

罗冠聪这几年搞的几件大事,也让他“一举成名”,还受到不少美国政府官员接见。

今年8月6日,罗冠聪等人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Julie Eadeh密会,策划发动罢课

2018年12月,罗冠聪与美国众议院议员Eliot Engel会面(图源:Facebook)

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曾经锒铛入狱、花了六年时间才完成常人三年便可完成的大学学位、学术力严重不足的人,却在今年3月,被耶鲁大学破格录取为东亚研究系硕士生,还获得全额奖学金资助。

罗冠聪今年3月发推特称自己十分荣幸被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即将开始为期一年的硕士项目学习(图源:推特)

事实上,除了罗冠聪,港媒曝出其他几个“港独”分子也去了欧美顶尖大学留学: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头目之一的周永康获得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录取,之后又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博士;2016年参与“旺角暴乱”的梁天琦去了哈佛大学;另外两个暴乱组织者黄台仰、黄之锋则去了牛津大学。据报道,黄之锋在中学教育文凭考试中成绩不佳,他也曾承认自己学习并不好;可最终录取他们的这些高校,有哪所的名字不是如雷贯耳,不是“学术的象牙塔”?

(图源:港媒)

看到这里,许多人不禁要问,堂堂牛津、耶鲁等世界名校为什么会给问题青年或学渣开绿灯?这里到底有什么猫腻?

【民主社会活动经历或成加分点?】

耶鲁大学东亚研究系官网上的硕士学生名单中,罗冠聪的名字位列其中。个人陈述写到“罗冠聪毕业于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专业。他能够批判性地看待社会问题和社会不公。他积极参与香港的学生及社会运动。他的学术兴趣是现代中国及其社会经济形势。在他的空闲时间,他喜欢踢足球,看电影,打电竞。”

(图源:耶鲁大学东亚研究系官网)

看到了吗?里面有句话是“积极参与香港的学生及社会运动”。而我们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发现,之前提到的其他几位港独学生在这方面也都有“显赫战绩”。作为这些活动的领导者,他们在媒体上有一定的知名度,被认为是所谓“民主战士”。这一点,会不会是录取他们的欧美名校所看重的呢?

2018年1月,12名美国国会参众议员可笑地提名2014年香港非法“占中”头目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三人为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图源:BBC)

周永康在领英上的个人简介中将自己描述为“激进分子”(图源:领英)

与国内需要通过高考进入大学不同,欧美大学的硕士项目需要通过申请,而每个学校学院的申请条件和程序也不尽相同。除了语言成绩、本科学分绩等硬性要求之外,国外大学申请还十分看重申请者的软性背景。这里的软性背景主要指的是申请人的学生工作、社团活动或者社会经历。软性背景的评估具有较强的主观性,和所要申请大学所在的国家以及大学本身所崇尚的文化有很大关系。

而罗冠聪等人的投机行为,在一个主张为勤学的学生提供无限机会,追求教育公平的香港,还引起了民众的极大愤怒。有网民认为,此举就是“政治酬庸”(指以政治权力换取个人利益,或以许诺个人得益赢得政治权力),是“出卖人格而达目的”。香港《大公报》爆料,有市民发起一人一信送去耶鲁,要求该校解释录取标准,亦有网民要求罗冠聪公开自己的GRE成绩。

香港媒体对罗冠聪的讽刺(图源:港媒)

香港网民的不满与愤怒(图源:港媒)

【名校通行证背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那么,欧美等名校在招生时究竟是否会偏好所谓“民主战士”“人权战士”?罗冠聪等人获得名校通行证背后到底有哪些因素?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去信请教了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官员,对方表示不方便发表看法。

我们还去信咨询了牛津大学区域研究招生处、耶鲁大学东亚研究系招生处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招生处,询问在学术成绩平平甚至可能未达到录取要求时,如果在申请材料中有“民主社会活动经历”是否还有可能被录取。截至发稿,只有牛津大学区域研究招生处回复:

“不能保证这些经历是否足以影响招生委员会,他们将评估申请材料以证明你能够成功完成学业,倒不是说这些课外活动会分散你的精力,但招生委员会很可能从中看到一些吸引他们的点,使他们愿意给你机会。不过,入学竞争十分激烈,如果未达到标准,通常很难获得入学资格。”

针对欧美等名校在招生时究竟是否会偏好所谓“民主战士”或“人权战士”,我们也专门请教了一位在国外教育界工作多年、长期与英国高校打交道的华人Ben(化名)。他表示,这其中的原因十分复杂,可能有政治因素掺杂,即所谓“你乱港反华,我给你名校通行证”,英美等国出于国家利益,需要储备这些“人才”。

与Ben的聊天截图

2016年8月,有港媒报道,周永康赴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签证被英国大使馆延期处理,周永康直言:“英国协助人权活动人士,远不如美国那么积极”。

2017年,周永康因在2014年非法“占中”运动中犯非法集会罪,被判入狱7个月。期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还就周永康被囚表示“关切”,称会为他提供“所能提供的一切支持”。

(图源:南华早报)

再看看这些人去国外都在学习什么,比如梁天琦,在哈佛的研究内容是“台湾和香港的本土运动”,期间,他还受英国某智库和英国萨里大学的邀请,参与撰写了关于“香港民主”情况的报告。罗冠聪则坦白说,他在耶鲁的硕士课程将聚焦“中国现状、对外的扩张以及他的危与机”。

其中用意不言而喻,这些“港独”分子和西方的某些教育界势力不过是互相利用。

除了这些教育界势力背后的政治酬庸,还有一股力量也在暗中推动香港社会的所谓“民主运动”,那就是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及团体。

以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为例(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以下简称NED),该基金会成立于1983年,主要目标之一就是通过民间组织在世界范围内鼓励自由和民主。虽然它号称私人非营利组织,但其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美国国会拨款,这就决定了它的活动与美国政府及美国外交战略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自20世纪 90 年代以来,NED在美国对外民主援助和颜色革命中,扮演着政府“沉默的伙伴”的角色。

香港因为经济、政治、历史的原因成为NED对华活动的重要平台,而NED在香港的活动也成为了NED整体对华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对香港青年的鼓动,是其在港活动的一个重点内容。通过资助、与香港高校合作、使用新媒体引导舆论等方式,NED不断影响民意,成为香港乱局的一个幕后推手。

(NED在港的青年学生项目推进时间表 图源:徐建华 张飞洋: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在港活动评析——以占中事件为例)

早在1997年,NED就资助了香港民间团体“香港人权监察”和“美国国际事务全国民主研究所”的在港活动

黄之锋曾受邀参加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和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两大智库的活动,“唱衰香港”、诋毁“一国两制”

这样,一个巨大而又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就形成了,西方某些教育势力在政府的秘密操纵下,利用名校offer利诱香港激进青年,组织发动暴力游行,从中换取政治利益。而西方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团体由于受政府资助,也在幕后进行推动。

【美梦OR噩梦?】

那么自作聪明的罗冠聪等人,真的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吗?

有港媒报道,被牛津大学录取的“港独”头目黄台仰,去修读的两年制哲学证书课程实际是由该校继续教育部门提供,主要供成人持续进修,除英文水平外不设任何学历或成绩要求。在资历方面,该证书课程与大学学位相去甚远,只相当于完成英国全日制大学的一年级,比香港的副学位文凭还要低,甚至不能称之为“牛津大学学生”。

据报道,日前被捕保释后的黄之锋9月3日跑去台湾“求援”,鼓动台当局制定“难民法”,不料却碰了一鼻子灰。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4日插嘴香港局势时,声称现行的法律已经提供足够的基础。有台媒解读认为,上述表态等于间接否认会以“立法”中的“难民法”接纳陆港澳居民。蔡英文还声称,“关心”香港局势,但不会介入。

黄之锋抵达台湾后,有台湾民众举五星红旗抗议(图源:东森新闻云)

而罗冠聪的耶鲁之旅可能也并非会像他想的那么顺利,毕竟8月18日,耶鲁大学中国学者联合会就表示,要给罗冠聪新同学无微不至的关怀,“用友善的态度潜移默化他!”

对罗冠聪等“港独”分子来说,这算不算一个Surprise?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8017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