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大众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讲堂
家人相继确诊的武汉医生:看着空荡荡的家,大哭一场
发布时间:2020-2-6

江帆之前没想到,作为武汉市普仁医院肝胆科医生的他,会被感染、确诊新冠肺炎,成为同事们的“病人”。更令他焦灼、揪心的是不到半个月时间,他的母亲、妻子和堂弟也相继确诊入院。

“病情高峰期时我无法入睡,每晚晕乎乎的等着天亮,感觉顶不住了。”江帆2月4日说,面对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他一遍遍提醒自己,他是家人和病人的依靠,不能倒下。

“恐惧没有意义。”江帆说,“我心想自己是幸运的,至少家人们得到了及时的治疗,我们毕竟还在一起,能通过手机、微信联系相互鼓励。另外医院领导和同事也很关照我,送药、送治疗的机器。我很感动。”

病情让他错过了1月31日妻子的生日,但他们6岁和9岁女儿送了蛋糕到医院。2月1日,江帆情况稍好转,就在病房里为妻子补上了这个小小的仪式,点燃了蛋糕蜡烛,许了愿。

“想快点康复、出院;想疫情快点过去,一切回到正轨。”江帆说。

2月初,江帆的核酸试验结果显示为阴性,感染的家人也有好转迹象,给了他很大鼓舞。

“现在我和家人都在等待下一次核酸试验。”江帆说。

确诊新冠肺炎后,江帆和妻子在病房里过了生日。本文图 均为受访者提供

焦虑、揪心之后告诉自己“不能倒下”

元旦前后,江帆和同事们还没有意识到疫情正在武汉悄然蔓延。他的日常仍旧是早上6点多起床,到肝胆科室后开始忙碌,手术多的时候能有六七台。到了下班时间,江帆和同事们也仍在“整整齐齐的忙活”。早的时候他们晚上8点能走,晚的话要10点。

江帆坚持了十几年的生活轨道,在与一位肝胆科发热病人接触后发生变数。

江帆用文字记录下了他的病程:

“1月18日,我开始出现乏力、咽痛等症状。

19日,早上起床感觉全身尤其背部酸痛。

20日,我感觉咳得厉害,低烧,浑身难受。我意识到可能是病毒感染。我开始吃治疗的药并和家人隔离。

21日,我母亲打电话说开始发热,CT检查显示双肺感染...晚点我也拍了个CT,结果意料之中(感染肺炎)……爱人说她不舒服,还没吃完饭就去睡了。我心里非常不安,希望她不是被感染了,这一夜我没有睡着……

22日早上她依旧低烧,检查结果显示肺部病毒感染。至此我们家三人接连出现症状,虽然没有做核酸检测,但是我清楚十有八九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我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心态要崩了。她们俩转到了隔离病房,我一个人在家隔离。

23日下午我咳嗽加重,感到很乏力头晕,走路有点飘。我知道病情加重了,赶紧来医院又做了CT。当晚我也住进了隔离病房。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陆续确诊。

在我和家人终于挺过了高峰期,脱离了危险的时候,我的堂弟因为和我吃了年饭,也出现了剧烈咳嗽发热的症状,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江帆回忆,他接触的第一例新冠肺炎感染者是肝胆科老病号,曾经在科室做过胆囊结石手术,因为高烧和背疼又被收治进来。“当时新冠肺炎具体情况还不为人知。”江帆说,“我们奇怪病人的发热情况和胆结石症状不相符,于是给他做了CT,发现体内有多发感染病灶。”

他们随即请来呼吸科医生会诊,并将患者转去感染科。第二天,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几经周折转去了金银潭医院。

江帆在肝胆科工作

江帆说,他是在家人被确诊感染之后,才真正体会到了“焦虑和揪心”。

伴随着妻子、母亲、堂弟的相继确诊,江帆压力愈增。

“当时消息增多了,我们对病毒认识也越来越深,知道病毒有较强的传染性。”江帆说,爱人也开始发烧时,是他最难熬的时刻。“感觉每天都很恐慌,不知道后面还会有谁被感染,怕接电话,怕收到短信。”

在焦虑的同时,他也不停告诉自己,自己是这个家庭的支撑,必须得坚持下来,才能照顾家人。

“我会想一些积极的方面,第一个就是至少我的家人正在接受治疗,而且同事、朋友、院方也一直在帮助他们;第二个,我们家人毕竟在一起,能通过手机、微信联系相互鼓励。”江帆说,“事情已经发生了,恐惧毫无意义。这其实也是经受考验的时刻,亲情、友情,都在这时候成为支柱。”

江帆有两个女儿,一个9岁,一个6岁,目前都在家中隔离。

“我很担心他们被感染,住院这两个星期每天都要问下家中的情况,这是最揪心的。”江帆说,好在目前孩子还无症状。“我们每晚都要视频,两个姑娘很懂事,在电话里汇报每天的身体情况、功课进度,还鼓励我们要多休息多吃,早点回家。”

2月1日,江帆和妻子对着两个姑娘送来的生日蛋糕许了愿,期待能够早点康复、回家。

江帆的朋友圈图片

“医生鼓励几句,这一天都好过些”

住进隔离病房后,江帆经历了病情的高峰期:他无法平躺,需要不间断吸氧,又担心家人,只能“晕晕乎乎的等着天亮”。这期间他接受了各种治疗,从免疫球蛋白治疗到抗生素治疗再到干扰素做雾化等。

身体和心理上的虚弱,让他更加理解了患者对于医生天然的信任和依赖。

“被‘关’着是很难受的,病房不大,我也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出去走动,感觉很枯燥、乏力。”江帆说,每天最高兴的事,就是医生来看望。

“以前也会强调换位思考,但只有针扎在身上才能知道疼。”江帆说,自己理解了每天都很想看到医生的那种情绪。医生来病房一趟,就感觉多有了几分依靠。

“我把当天的感受反馈给医生,他们有几句鼓励或安慰的话,我就觉这一天都好过些。”江帆说,虽然他大概知道自己的情况,但隔行如隔山,在身体、心理都虚弱的时候,病人总是希望从别人那里获得力量。

在江帆稍微好转的时候,他的母亲又开始经历呼吸困难。“除了自己的治疗,我每天还会去安排他们的治疗,如果我真的倒下了,他们就无依无靠了。”他说。

所幸,江帆妻子的病程相对短。“没有经历进展和高峰期,就开始恢复了。”

江帆介绍,妻子在经历肺部阴影的扩大、呼吸困难等症状前,就接受了正规的治疗,病程明显缩短,且症状变轻。肺部没有出现水肿,直接过渡到肺部阴影被吸收的阶段。

关于新冠肺炎,江帆也有一些新的认知: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首先我觉得不能走极端,有人太恐慌、心理压力太大,会干扰认知;另一方面有人太掉以轻心、拖到病情很严重的时候再去治疗,也容易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其次隔离和治疗一样也非常重要。如果出现症状一定要及时隔离,这是保护别人,也是保护自己。最后,如果已经高度疑似或确诊,越早接受正规治疗越好,尽量在病情发展之前把它控制住。”

这两天,江帆感觉发热病人有所减少。

他躺在床上,可以听到楼下发热门诊的叫号在减少。“春节时候能叫到半夜三、四点钟,现在明显少了。”

“大家对病情的认识也在加深,治疗也更规范、及时。援汉的医生也带来了更加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设备,缓解了医务人员的压力。”江帆说,“有的重症病人也被抢救过来了,希望也渐渐代替了之前的那种无助。”

最近一次核酸检验,江帆的检验结果呈阴性,但肺部仍有阴影,需要留观和二次测核酸。他期待尽快康复、疫情过去,回归岗位。

还有很多手术没做,想快点康复回归岗位

“有时我想是不是老天看我太拼,惩罚我刹车(才会感染)。”江帆开玩笑道。

江帆的父母皆为医护,小江帆受医生爸爸、护士妈妈的影响,耳濡目染也想当医生。在武汉市普仁医院公众号2018年6月的一篇推送中,他的自述被改编成了小漫画《高考生自述:医生爹和护士妈,怕我扛不住未来》,阅读量超10万,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漫画中,小江帆的父母担心他太辛苦,却架不住他的坚持,最后江帆还是踏上了医学之路。“2035年,希望我们都能骄傲的说,学医,是我最正确的选择。”漫画结尾的小江帆说。

江帆的漫画自述

2004年,江帆来到武汉市普仁医院,之后成为了院里最年轻的外科主任。“我一直想早点成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所以给自己的压力有点大,基本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江帆说,他的节假日也是照常手术,急诊来了都是尽快处理。

对于江帆们来说,处理好病情并非唯一的任务,他们同时还要搞科研、和病人保持沟通等等。这些投入换来了科室的成长。

“以前做不了的治疗,肝胆科室现在都可以做了,但我们也错过了很多陪伴家庭的时刻。”江帆说,“我两个女儿的事情都是妈妈在负责,家长会我也没去过,可能她们的幼儿园、小学老师都不认识我。”

经历了这次的感染,江帆想着,出院后一定要好好生活、陪伴家人、加强运动。“先爱自己,才能救别人。”

提及出院后最想做的事情,江帆说,只希望疫情早点过去,生活早点恢复正常。

“原本春节后是我们治疗的一个高峰期,但疫情来了,很多应该治疗的病人包括一些老病号,都没能得到及时的手术,只能在家等待。”

江帆解释,一方面他们害怕在医院中被交叉感染,另一方面大家都在集中支援救助新冠肺炎病人,其他患者可能无法及时得到治疗。

“希望新冠肺炎过去后,武汉能回到过往的运行轨道上,外科医生们也能尽快回到手术台,大家各司其职,所有的患者都能得到救治。”江帆说。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2016)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8374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