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大众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讲堂
男子没病被强送精神病院 派出所:他爸说他睡觉磨牙像要吃人
发布时间:2021-8-22

陈德华,43岁,家住贵州德江县陈园村。3年前,他做梦都想不到,好端端的自己会被警方送进精神病院。

8月20日,他在接受武汉晨报记者采访时,向记者讲述了当时发生的魔幻情景。

警方调查称,他白天睡觉歪嘴磨牙

2018年,因为修路,自家耕地被占用,陈德华与相关部门协商赔偿费用未果,从而引发争执,接着被当地警方带走。

陈德华告诉记者,按照警方当时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自己被拘留10天,结果在拘留期即将结束时,自己莫名其妙被送到精神病院。

“他们骗我父亲写了个申请,说我精神有问题,要求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

陈德华说,父亲70多岁,是个文盲,脑子不灵光,在被诱导下,他才在申请书上签了字。

“当时,那些人跑到我家,问我父亲我有什么不良生活习惯,我父亲说我睡觉爱磨牙,他们跟我父亲说,只要配合他们,就能帮忙免费治疗。他们就拿出个申请,让我父亲签字。”

一份落款为德江县公安局潮砥派出所,名为《关于护送陈德华到德江县康复医院检查治疗的情况说明》的函件提到,“12月21日,陈德华的父亲陈某龙申请将陈德华送德江县康复医院检查治疗,陈园村支两委报告陈德华在生活中有暴力倾向,建议送康复医院治疗。”

该说明写道,“潮砥派出所立即组织调查陈某龙及其邻居,经调查,陈某龙称,陈德华自初中每天晚上睡觉自言自语,大吵大闹;白天睡觉歪嘴磨牙,自言自语,好像要吃人一样…陈某龙在生活中见到陈德华的表现和他在生活中看到的精神病人一样。”

“我所持调查情况立即向上级报告,领导安排我所协助民政部门护送陈德华到德江县康复医院检查治疗。”

记者注意到,该说明还提到,“其邻居不配合调查陈德华的情况。”

医院出证明说,他目前无精神病症状

随后,陈德华被当地警方送到德江康复精神病医院。

“我现在每当想起在里面的遭遇就难受,后来我还经常做噩梦,梦到还被关在里面,半夜会被惊醒。”

陈德华说,“在精神病院,我说我不是精神病人,也没人信,当时我就想,会不会一辈子就在这里了。”

最终,在被送到精神病院13天后,2019年1月5日,德江康复精神病医院开具了陈德华“目前无精神病症状”的证明,他于当日出院。

出院后,陈德华一纸诉状将德江县公安局告上法庭。

2021年4月27日,贵州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确认德江县公安局将陈德华送进德江精神病医院的行政行为违法,并判赔7327.75元。

判决书显示,“本案中,陈德华不存在有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行为。德江县公安局仅凭陈德华之父的陈述、村委会的证明,便将陈德华送进德江县康复精神病医院,主要证据不足。”

“与德江康复精神病医院出具的结论相悖,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疑似精神病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危险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的规定。该条文规定了疑似精神障碍患者的行为具有自伤或者危害他人的现实性,应予立即制止和送诊才具有合法性,不是一般的猜测和怀疑。”

陈德华告诉记者,自己对判决结果并不完全满意,“他们把我抓到精神病院,对我的人格侮辱相当大,我后来谈过一个女友,因为听说我被关过精神病院,也跟我分手了。”

他说,自己还将继续申诉,“最主要的是,要给我赔礼道歉。”

对话当事人

【1】扰乱交通局单位秩序被拘留

武汉晨报:当时你为什么会被拘留?

陈德华:我家住在德江县潮砥镇陈园村,2018年,德江县交通运输局要新修一条公路,从我家房子前面经过。

因为修路,占了我家林地和耕地,而且修路导致我家排水出现问题,出行也不方便。我就去找德江县交通局相关领导协商这个事。

武汉晨报:协商结果怎么样?

陈德华:一直没个结果。2018年12月12号,我又去找他们协商,想让他们解决我的房子问题并垫付3万元房屋鉴定评估费。

交通局那个工作人员就发火,说你不捏好(不懂事),让我去把公路挖了,我就跟他吵起来了,我说喊我去挖也可以,但得给我开工资,那时候吵得声音很大,他们单位有人就报了警。后来警察就把我抓到派出所里,我是中午进去的,晚上8 点多才被放出来。

武汉晨报:然后呢?

陈德华:过后我想来想去,总觉得想不通,我向他们反映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还被抓。14号,我就跑到交通局楼上,后面被消防救了下来,然后我就被拘留了,警察说我扰乱单位公共秩序。

武汉晨报:拘留了几天?

陈德华:说是一共拘留10天,结果才到第9天,也就是12月23日,警察就把我带出去了。在警车上,我一直问带我去哪,他们也不讲。

【2】我说我不是精神病,也没人信

武汉晨报:最终你被送到了哪里?

陈德华: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要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在到那里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们县城还有个精神病医院。到了医院门口,他们给我照了张相,然后我就被关进去了。

我在精神病院关了13天,没有一天睡着的,那个环境很恶劣。我被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房间很小,又黑又潮湿,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放出来。

医生也没给我用药,反正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被关在小房间里。里面的病人每天从早到晚吵个不停,我被吵得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

武汉晨报:你当时什么想法?

陈德华:我本来不该经历这些的。现在每当想起这些就难受,我经常做噩梦梦到还在里面,半夜被惊醒。

我记得在里面,吃饭的时候,病人会给你吐口水,吐在你身上,吐在你碗里,你也没法跟他们讲,病人嘛,他想怎样就怎样。他们很喜欢吐痰,不到10分钟,吐得满地都是,然后人就在上面来回踩,刺啦刺啦的,我一下子就没胃口了,在里边,没病也会被搞成精神病。

武汉晨报:你有给医生解释吗?

陈德华:我说我不是精神病,也没人信,医生说要再观察观察,当时我就想,会不会一辈子就在这里了。里面也没办法与外界通信,也联系不到家人。

武汉晨报:警察把你送到精神病院,他们的依据是什么?

陈德华:我父亲写了个申请,说我精神有问题,申请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

在我拘留的时候,那些警察就跑到我家,问我父亲我有什么不好的生活习惯,我父亲说我睡觉爱磨牙,他们就跟我父亲说,只要配合他们,能帮忙免费治疗。

我父亲70多岁了,是个文盲,平时头脑就不灵光。他们是提前把申请写好的,然后让我父亲签字。

【3】村里人表面不说,还是会背后指指点点

武汉晨报: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你有申诉吗?

陈德华:从精神病医院出来以后,我四处向相关部门反应情况,但一直没结果。

我整整反映了3个月没有一点消息,他们觉得我父亲签了字就没问题,最后没办法,我就到法院去起诉。

武汉晨报:法院怎么判?

陈德华:法院最开始也不支持我,我就一直上诉,最后终于判决德江县公安局把我送到精神病院的行为违法。

今年4月27日,铜仁法院终审判决,德江县公安局行为违法,给我支付赔偿金7千多元。

武汉晨报:你对判决结果满意吗?

陈德华:虽然判决警方的行为违法,但只赔了7千多块钱,还不够我到处申诉花的车费钱,也没人给我个道歉。

武汉晨报:这件事对你造成了哪些影响?

陈德华:他们把我抓到精神病院,对我的人格侮辱相当大,村里人虽然表面不说,但还是会在背后指指点点,我的亲朋好友也因为这件事对我避而远之。

因为这件事,我至今单身。2019年12月份,我找了个女朋友,在一起半年多,后来人家听说我被关过精神病院,就跟我分手了。

武汉晨报:你后续有什么打算?

陈德华:我现在心里还压着一口气,后面我还要继续申诉,最主要的是要警方给我赔礼道歉,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出面给我个交待。

武汉晨报记者 陈伟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證照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1314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