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
欢迎访问中国徐悲鸿画院官网!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大众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讲堂
佛慧法师:春风得意时警惕那些猝不及防的“爱别离”
发布时间:2021-8-25

佛门常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八苦当中的“爱别离”之苦,从来不是惊心动魄、天崩地裂地说着再见,而是在分分秒秒的相聚中迎来那必然将至、猝不及防的再也不见。

然而,没有一场梦能真正的让您与故人“重逢”。面临人间不舍,如何应对,佛慧法师以亲身体验,给了我们一剂智慧的良药。

佛慧法师:春风得意时警惕那些猝不及防的“爱别离”

某个夏日的午后,我躲在空调房里,侧身躺在床上,把头沉沉地靠在枕头上,慢慢地昏睡过去。

窗外的知了还在吵个不停,我随着一阵风的拂过,缓缓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照在面颊上很不好受,于是半眯着眼,朝窗外望去。寺院大门外,一个人推着一辆轮椅,徘徊半晌,才走进寺院。

轮椅上坐着一位老人,头发花白,脸上虽有笑容,眼中却没有聚光。

我赶忙跑下楼,将老人迎进寺院,倒了杯水,想送给老人家喝。老人却没有理会,自顾自地站了起来,双眼四下搜索,像是在找寻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老人突然立在我面前说道:你看,我腕上的佛珠坏了。

我仔细观察,那是一串紫色的水晶佛珠,是以前我在五台山所得,五台山的老和尚告诉我,用紫色水晶念观音菩萨名号,是极为合适的。我虽然不明其缘由,却也接了下来。

看着老人手上的水晶佛珠有些破损,我便埋头将抽屉里的东西翻了个遍,却再也没找到与之大小相当的紫水晶。

看来,老人手上的紫水晶佛珠是暂时无法修复了。我有些失落,又有些歉意地看着老人,说不出话。我虽然表现得平静,心里却是焦虑万分,怕老人不欢喜。可是老人似乎并不以此为意,仍是呆呆地站着,远远地看着窗外,似乎完全不记得我,也似乎完全不在乎我。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心中难受,悄悄在一旁流着眼泪,偏偏这眼泪止都止不住。

老人听见我轻声哭泣,方才回过头,眼睛却是笑弯了一般,只剩一条缝,不知还能不能看清我。但老人仍是伸手,慈爱地抚摸着我的头,轻轻道:孩子,你怎么哭了?

我难以自持,将头重重往老人怀里栽去,哭道:外婆,我想你了,你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了。

白发苍苍的外婆哄着我:怎么会呢,外婆,怎么会忘记你呢?像哄孩子一样,外婆摩挲着我的头,安慰着我。

泪水浸湿了外婆的衣襟,我方才睁开眼,却发现这场重逢竟是一场梦,眼泪所湿润的,只是一个枕头罢了。至于我心念所及的外婆,也许此时仍在家乡的院子里独自发呆,我却只是身在异地的寺院里,用一场午觉感受了一场遥远的思念。

佛慧法师:春风得意时警惕那些猝不及防的“爱别离”

这场梦太过真实,使我久久不能释怀,回忆着外婆年轻时带着我去公园玩碰碰车,去小饭馆吃小馄饨……

年轻时的外婆的记忆,越发清晰,反倒是近几年,我在外日久,鲜少再去与外婆独处,每每从母亲口中得到一些外婆的消息,都是母亲在吐槽老人愈加地不懂事,吃饭睡觉都搅得大家不得安宁。

随着年岁渐大,外婆也似乎越发不愿顾及家人感受了,所幸父母都是好脾气,从不曾与老人计较。似乎这样的外婆,与我心中思念的外婆,决然不同,宛若两人。但我却坚持认为,外婆的闹腾,未必不是一场爱的告别。

人在年轻时,尚且精力充沛,若是此时离开我们,我们必然心痛无比,但年长身衰的老人却一次又一次地麻烦着我们这些小辈,让我们深感烦恼的同时,也在减轻着对老人们的依赖。如此,待老人辞世时,我们便没有那般难过,心中的依赖与不舍也减轻了许多。

这种告别,或许不那么有仪式感,却将我们之间感情的联系慢慢减少,这反而成了老人对我们最后的爱了。

佛慧法师:春风得意时警惕那些猝不及防的“爱别离”

而我,在与外婆的渐行渐远的人生旅途之中,却无意间在梦中看到了她的不舍。纵然感情会淡去,但与外婆、与家人共同度过的那段难忘的时光,却真实地被镌刻在我们生命当中,犹如《红楼梦》结尾处的终曲离散,分离的悲剧早就藏在了大观园的欢喜游戏中,只是心性游荡的贾宝玉,拒绝相信终将到来的离别。生活中的我亦是如此,年幼时依赖宠爱自己的外婆,年少时嫌弃与时代脱轨的外婆,如今又精力强盛,甚至开始遗忘日渐色衰的外婆。似乎,此时春风得意的我们,并未意识到佛门八苦当中的“爱别离”之苦,从来不是惊心动魄、天崩地裂地说着再见,而是在分分秒秒的相聚中,迎来那必然将至、猝不及防的再也不见。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走过人生、经历了无数生离死别的老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提醒我们要笑着告别,不要悲伤,不要住在过去,要望着未来。

我所梦见的外婆抱着我说永不会忘了我,那亦是无奈的誓言,虽然终究无法抵过岁月的流逝,但却能提醒着我们千万要珍惜眼前人,珍惜每一个在身边、还未离开的亲人。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證照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zgbjms.com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1314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