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
欢迎访问中國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文艺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35岁婶婶表面温婉动人知书达理,没想到一切都是装的!
发布时间:2023-7-27

    宿醉未醒,恍恍惚惚,只感觉背上一暖,贴上来一段香软莹润的身子,县委书记秘书厉元朗猛然惊醒。晚上的时候他被当地的村干部敬了一圈的酒,迷迷糊糊不知道最后睡在了哪里。考察途中,被窝里多了个少妇,还是个漂亮少妇。她肌肤瓷白嫩滑,美玉般光洁无瑕,长发自然微卷,诱人纤细的小脸蛋娇艳如桃花,荡漾着淡淡的红晕。此刻,却和他紧密地躺在一起,在这交通闭塞的穷乡僻壤,在这粗陋的小土炕上。

厉元朗含糊着喷出满嘴酒气:“我一定是喝多了,做这种梦。”自嘲地笑了笑,一定是自己恢复单身太久了。“嗯……”女人抿着红艳艳的朱唇,低下头发出甜糯诱惑的嗓音。厉元朗笑着一把将眼前的美人揽入怀中。反正是做梦,做什么都没关系了。“厉秘书……”

女人被搂得有点紧,红着脸忍不住掐了下厉元朗的腰间软肉。疼!厉元朗陡然清醒过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这不是做梦,女神真的自荐枕席,钻进了他的被窝。“你是谁?”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厉元朗反而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警惕的看着身旁的女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多少干部的仕途毁在一个色字上,美人计厉元朗不得不防。“对,对不起,厉秘书,我也是没办法……”少妇不知是紧张还是羞赧,身体不住地发颤,抬起一双含水的桃花眼望着厉元朗。“到底怎么回事?”厉元朗沉声问道。

    他想起来,这少妇是县里最贫困的水明乡人,白天自己考察时,还见过她。少妇紧咬银牙道:“厉秘书,我是自愿的,支书说我们村里穷,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能不要脸地用身子招待你……”说着,少妇闭上了双眼,把头埋进厉元朗的胸膛,秀发间好闻的清香直钻他的鼻孔,散发出无限的魅力。一个国色天香的女人,做出这般任君采摘的姿态,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厉元朗看呆了,不等他回过神来,一片红艳艳的朱唇,便贴着厉元朗的嘴吻了上去……叮铃铃!

    厉元朗的手机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作为市里的干部,他的手机除了开会时候静音,其余时候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待命,免得错过领导的指示。厉元朗推开身边的美少妇,在她略带几分幽怨的目光中,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微皱眉头接了起来。电话是他的老同学,县政府办副主任季天侯。“元朗,出大事了!”季天侯声音显得十万火急。

厉元朗心咯噔一声,连忙追问。“邵书记他们在来水明乡的路上遭遇山体滑坡,现在送去医院急救了,你快来一趟!”嗡!厉元朗感觉脑袋像是被人狠狠敲了下,只剩一片空白。顾不得身侧娇美欲滴的美少妇,厉元朗穿上衣服,解释了几句立马就走。火急火燎搭车赶回县里,一路上厉元朗电话不断,总算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傍晚时候,县委书记等一行八人结束对秋明乡的考察后,临时决定早一日赶往水明乡,想早点见到当地的真实情况。不料,就是这个临时的决定,让他们遇到了突发的山体滑坡,那辆考斯特被巨石砸中,当场报废。经过当地救援部门的努力,总算把他们救出来,立马动用直升机送往了医院。但据救援部门同事的消息,车上的领导们这次怕是凶多吉少。厉元朗不敢多想,一路狂奔赶到医院。医院门口已经停满了县政府的小车,大半个甘平县的领导,都聚集在这里,还不停有车开进来。其中有辆小车的车牌厉元朗很熟悉,那是她前妻韩茵的座驾,她在电视台上班,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必定是要到场,第一时间做跟踪报道的。她从厉元朗身边经过,投来一个冷漠中带着几分鄙夷的眼神。厉元朗此刻没有半分心思在她身上,直冲前台打听到老书记的手术室,匆忙的赶过去,手术室外已经围着一大群人。“厉秘书。”众人看到厉元朗来了后,纷纷让出了一条道。“怎么样了?”厉元朗心急如焚的问道。“医生说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已经在里面抢救快两个钟头了。”一个同事低声说道。话音刚落,手术室门上的灯变成了绿色,众人急忙围了上去,就看到几个白大褂推门出来。“抱歉,我们尽力了。”医生当场宣布邵书记重伤不治,不幸身亡。消息一出,众人神情都变得有些悲伤起来。厉元朗更是脸色一白,差点没有站住,颤抖着扶着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两年前,他因工作调动一落千丈,跟前妻韩茵大吵了一架,最终离婚收场。失败的婚姻,仕途的打击,让厉元朗日渐消沉。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人生最低谷时,他遇上了邵书记发现了他的才华,他才能在两年时间里,从一个小科员,一路升到县委书记秘书的位置,这是知遇之恩,重如泰山。其他人也都看出了厉元朗的异常,纷纷走过来低声安慰他,他们都以为厉元朗是前路未卜才失态,却不知他真的只是悲痛于老书记的突然去世。……一下子“阵亡”八名干部,其中还有四位县委常委,甘平县损失惨重,引发不小的地震,甚至连京里都被惊动了。

    不过凡事有弊也有利,一下子空余出来的四个常委名额,让许多有更进一步想法的官员起了活心思。沉寂如死水的甘平官场活泛起来,心思活络之辈更是施展拳脚,为自己争取再进一步的机会。当然,热闹是他们的。厉元朗接下来的路,却是一片灰暗。县委书记都没了,那秘书还有什么用,老书记走了还没半个月,没了靠山的厉元朗不出意外收到了一纸调令,直接发配到老干部局,任排名最后一位的副局长。老干部局本身就是清水衙门,他这个副局长更是清水中的蒸馏水。都说人走茶就凉,何况人都没了,厉元朗这碗茶彻底变成了冰红茶。

    一个月后,在县殡仪馆,举行了因公遇难的八位同志集体追悼会。追悼会。县长耿云峰致悼词。追悼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才算结束。厉元朗走往停车场的途中,被人从后背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季天侯。他俩在大学时期就是上下铺的死党,关系一直不错。季天侯冲厉元朗一使眼色,厉元朗会意,和他一起钻进了自己那辆二手捷达王里面。季天侯点燃一根烟,深吸几口才说:“憋死我了,这会要是再开半个小时,我非得把手指头当烟给抽了不可。”厉元朗续上一支说:“我看老耿始终注视着会场,别说犯烟瘾了,就是有尿都得憋着。老耿以前平易近人,一点架子没有。现在拿出官威,这耿县长变成耿书记,估计是十拿九稳了。”季天侯微微点了点头,肯定道:“是定了,不过我今天和你说的不是县委书记由谁来继任,而是县长的人选。”“县长人选?”厉元朗一时蒙圈。别看他和季天侯都是副科级,在老百姓眼里是官员,可在官员眼里,他们就是老百姓。两个副科级操心正处级任命,岂不是闲操萝卜淡操心,胡扯么!“开车,咱俩找个地方详谈。”季天侯把半截烟屁股扔出车窗外,大手一挥。两人来到常去的农家院,人少肃静,说话方便。一壶烧酒,四个小菜,一人干了四杯,季天侯才切入主题。他得到消息,市里为了稳定,县长将就地提拔。现在上面有两个人选,一个是副书记林木,另一个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

    不过,这二人都跟季天侯和厉元朗没有瓜葛,但是季天侯又提到了金胜的名字。金胜是东河大学中文系毕业,是厉元朗和季天侯的大师哥。目前任甘平县副县长,排名还挺靠后,负责文教卫这一块,和厉元朗平时也多少有些交集。不过,仅凭这一点,和他这个小小芝麻官有何关系?厉元朗看不懂季天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滋溜”一口,季天侯自干了一杯,话锋一转,问:“元朗,你和韩茵离婚那么久了,就没打算再找一个?”提起前妻韩茵,厉元朗胸口隐隐作痛,喝酒的兴趣都给搞没了,拿起的酒杯又放下。见厉元朗脸色不好看,季天侯立马赔礼道歉说:“我真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来,咱俩接着喝酒。”厉元朗并没有举起酒杯,而是说:“天侯,咱哥俩认识十多年了,有啥话别兜圈子,直说。”“好吧。”直到这会儿,季天侯才亮出底牌,说出他今天找厉元朗的真实目的。水婷月!听到这个名字,厉元朗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如果说韩茵让厉元朗隐隐作痛,水婷月是让他彻底胸闷。水婷月和厉元朗是大学同学,而且跟厉元朗还有长达三年的恋情。之所以分手,是水婷月母亲看不起厉元朗无权无钱的家庭背景,坚决不同意从中阻挠。这也导致厉元朗一气之下回到家乡甘平县,报考政府公务员,从此和水婷月再无联系。

    当然,这些不过是抛砖引玉,真正目的,是在水婷月她爸水庆章身上。水庆章这几年风头正劲,现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下一步就要到广南担任市委书记了。按理说,甘平县出现这么多的职务空缺,市里早就应该讨论人事任命,之所以按兵不动,都是在等待水庆章到任后再做决定。说来说去,厉元朗总算摸到季天侯找他的命门了,这是季天侯替金胜当说客来了。他并没有当场答应季天侯,他要权衡利弊。更为重要的是,水婷月会给他这个前男友的面子吗?当初分手时,厉元朗说的句句可都是狠话,把水婷月伤得不轻。回到自己冷清的家,厉元朗躺在床上抽了半包烟,思来想去,他决定帮金胜这个忙。于情于理于公于私,这对自己只有益处没有害处。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水婷月的号码。对方的手机唱了半天歌,一直没人接听。就在厉元朗灰心丧气想要放弃之际,忽然响起一个温婉悦耳的声音:“喂,哪位?”是水婷月,果然是她!六年多未见,她的声音依然那么甜美、动听。“婷月,是我。”厉元朗调整着因为长期吸烟而变成的烟嗓。“你!你是谁?”水婷月竟然没有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失望之余,他如实坦白:“我是厉元朗,你、你还好吧?”静,出奇的静。手机那头的水婷月没有一点声响,不知道她是惊是喜,是哭还是笑。“婷月,你在听吗?”好半天,水婷月才回答,声音冰冷刺骨:“找我的话,我没有心情。要是找我爸爸,我会把你的手机号发给市纪委的徐伯伯。我爸说了,在他没有到任之前,广南市任何人打电话找他,都由纪委的徐伯伯替他接听。”没等厉元朗作反应,水婷月毫不留情的挂了手机,让厉元朗足足惊呆好几分钟。这面子丢的,如同鞋垫子。

    厉元朗郁闷至极,早知道真不该打这个电话了,活该!偏巧这会儿,季天侯的电话打过来,厉元朗正有气无处撒,就把这股怨气全都发泄到他身上了。季天侯也不生气,笑呵呵的一个劲赔不是,还邀请他去金鼎大酒店去坐坐,算是陪他喝个委屈酒。厉元朗也没多想,拿起车钥匙直奔金鼎大酒店。赶到218包房门口时,听见季天侯正跟酒店经理激烈争吵着。原来,季天侯预定的房间被另一个客人看中,酒店方出面想让他们换一个房间。倒不是季天侯不讲理,实在是这个经理说话太难听,语气趾高气扬,颐指气使:“县政府办的又能怎样?告诉你,这位大老板可是广南市委的大人物,你得罪不起!不换就给我滚蛋!”厉元朗听到季天侯挨欺负,便冲过来和经理理论。经理上下打量着厉元朗,看他穿戴一般,不像什么大人物,嘴角一撇道:“你是哪个?你算老几?”厉元朗道:“你别管我是谁,告诉你,今天这房间我们是不换了,谁来都不好使!”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响起一个刺耳的公鸭嗓:“这是谁啊,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说话这么牛气。钱副县长,你们甘平到底谁说的算?”厉元朗回身一瞧,见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胖子,一张肥头大耳的脸看不到脖子。

    他身旁是常委副县长钱允文,他俩身后还站着七八个人,都是各委办局的头头脑脑。“钱县长,你好!”厉元朗和季天侯先后点头打着招呼。不管咋说,钱允文是县领导,在他面前,该有的姿态必须要有。

“嗯,今天我宴请恒总,我们定的包房小,换你们这间大的。反正你们就两个人,在哪吃饭都一样。”官大一级压死人,钱允文是常委副处级,压两个小小副科级,还不跟踩个蚂蚁那么简单。他的话表面看似平常,实际上官威很大,像那个经理说的那样,言外之意是让他俩快点滚蛋。厉元朗真心不想换,可看钱允文越发阴沉的脸,而且一旁的季天侯不住使眼色,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谁说就俩人,还有我呢!”接着钱允文的话头,金胜竟然迈着大步走了进来!金胜的出现,让尴尬的局面略微有所缓解。好歹他也是副县长,钱允文不可能太放肆。不等钱允文说话,胖子阴着脸瞧了瞧金胜,一撇嘴问钱允文:“这人谁啊?”

见胖子发话,钱允文马上赔着笑脸,给他介绍金胜。介绍完金胜,钱允文故意大声道出胖子的身份。“这位恒勇恒总,是广南市恒嘉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也是市委组织部恒士湛恒部长的公子。”钱允文脸上泛着光泽,说话底气十足。搬出来市委组织部长的儿子,不就等于说,他拿下县长宝座,板上钉钉了么!怪不得敢这么放肆呢,原来是恒部长的独生儿子,正经官二代。恒勇嘴角往下耷拉,眼角眯缝着,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看人的感觉。“金胜,嗯,听我爸提起过,省大高材生,是挺年轻的,年轻人嘛……做事好冲动。”一个体制外的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副县长品头论足,凭的是什么?还不是仗着他有一个好爹!

金胜气得面色发紫,隐忍不发,双手却死死攥成了拳头。钱允文则是一脸玩味的笑容,有恒勇撑腰,他心情好到爆。而一边的厉元朗早就看不惯恒勇的所作所为,忍无可忍了。他跨前一步,站在恒勇面前,毫不客气的质问:“恒总,你刚才的话是代表了恒部长还是你个人?”恒勇正自鸣得意,被厉元朗突如其来的质问当场惊愣住了,卡顿一下才说“我的话就是我爸的意思,我就能代表我爸。”“好!”厉元朗突然高举起手机,义正言辞道:“你的话我已经给录下来,我这就打给水庆章书记,我想问问他,一个组织部长的儿子能代表组织部长,这到底符不符合组织原则。”说毕,当着众人的面,厉元朗啪啪拨出一连串号码,真的打了出去。

    水庆章,即将走马上任的广南新市委书记!厉元朗一席话,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刚才还趾高气扬的这位恒勇恒大公子,一听到水庆章的名字,顿时全身都萎了。他再是个草包,也知晓水庆章的名声,那可是他老子的顶头上司!他老子都不敢得罪!钱允文都暗自出了一把冷汗,自己托了多少关系想要巴结水庆章,到头来全都灰头土脸给挡驾回来。眼前这个小小的厉元朗,竟有这个通天本事!不知不觉和新书记有了联系?大多位高权重的领导都有一个私人手机号,外人不知道,只有关系最近的人才有资格掌握。乖乖,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是赶紧把这一页翻过去吧!于是,钱允文硬挤出笑脸,上去一把摁住厉元朗打电话的手,帮着他挂断手机,一个劲儿的赔笑道:“元朗啊,这都是误会,误会。呵呵!恒总不是那意思,算了,包房我们不换了,金县长你们聚,我们就不打扰了。”随即,轻拍着恒勇的手臂,冲厉元朗等人微微点头致意。恒勇铁青着脸,在众人簇拥下,气急败坏的走了。

    这一幕的剧情反转,那个酒店经理看个一清二楚,在主子灰溜溜落败之后,自己也觉得脸上无光,看都不敢看厉元朗他们几个,低下脑袋撒欢儿似的逃离了。“哈哈哈!”在包房里就剩下厉元朗他们三人之后,季天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太解气了!金胜也是喜不自胜,刚才被恒勇这个官二代压得透不过气来,厉元朗出奇制胜的一招,一把揪住了恒勇的命门。有了这么一段小插曲,金胜觉得这地方喝酒有失兴趣,提出来换个地方。路上,金胜对身边的厉元朗笑问:“你刚才不是打给水书记的吧,是给水婷月打的?”金胜够聪明,厉元朗苦笑着给出答案。水庆章这条路,他连水婷月这扇门都没打开,怎可能直接够到水庆章那里。刚才打电话时,别看厉元朗镇静自若,实际上心里比谁都紧张。好在空城计这一招,让钱允文上了当,恒勇也不敢质疑,将错就错的,打了一个翻身仗。坐在副驾驶上的季天侯扭回头说:“元朗,我帮你分析了,其实水婷月对你那个态度也算正常,你没听出来,她是知道你在甘平县的事情吗?说明她在关注着你。”是吗?厉元朗微微一愣,细细品味水婷月和他的对话,觉着季天侯说的很有道理。正这会儿,手机突然响起来,厉元朗一看号码,竟然是水婷月。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權所有: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法人證照 

   國际域名:www.xu-beihong.com www.xu-beihong.cn 翻版必究

    

总访问量:18065709